三亚市吉阳区月川村棚改强拆引发一连串惊人的“骗补”乱象

——三亚市吉阳区月川村棚改强拆引发一连串惊人的“骗补”乱象

发布时间:2021-06-06 12:11:47    今日监督    访问量:4116

三亚市吉阳区月川村棚改强拆引发一连串惊人的“骗补”乱象

 

本网海南三亚讯(记者 闻龙 李义 报道)海南省三亚市吉阳区月川村棚改项目采取行政强制拆迁,导致补偿纠纷、行政诉讼等矛盾很激烈,并引发一系列的村民假离婚、雇人"顶户"骗补、违法行政等惊人乱象。月川村村民对此举报反映了四年之久,该严重问题至今未得到上级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和清查处理。

 

    月川村是一个古老的自然村落,至今已有700年的历史,原闭塞落后,经济条件差,很多村民纷纷外出务工,土地空置荒废。改革开放后,为了村子的发展,村委会开始鼓励村民招引外地亲朋好友和他人来此定居。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村委和村民以提供或者转让的方式,先后找来很多的外来居民(未落户),占地建起了一栋栋房屋,村里供电供水,以低廉的条件让外来人员定居于此,村民也有了较好的收入。而外来居民因时间的推移、子女的成长和条件的改善,也开始建起自己的楼房。几十年过去了,月川村逐渐变成了一个典型的本地居民和外来居民混居的城中村。

20163月,吉阳区对月川村启动棚改项目。棚户区改造项目是国家为改造城镇危旧住房、改善困难家庭住房条件和环境而推出的一项民生工程。没想到的是,这次棚改引发了后续的多重矛盾。

(一)拆迁补偿极不合理  状告省政府胜诉 成一纸空文

  "简单地说,根本原因就在于这次补偿安置方案严重不合理。"居住于月川村10网格72号房屋的陈明秀反映。

    陈明秀与丈夫周福已经在月川村生活居住十七年之久,见证了三亚从闭塞落后走向繁荣,到现在的自贸区。

 2004年,陈明秀夫妇开始把从村民手里转让来的废旧茅房拆掉,东挪西借花钱建起了自己的六层楼房,定居于此。小孩在这里读书,在这里长大,在这里工作,一家人早已融入到村里的生活。老家早已回不去。原老祖辈传下来的砖瓦房,因没人管护,早已全部倒塌,月川成了他们唯一的家园!

"这次补偿安置方案规定:本地村民只考虑户籍人口,人均安置85平方米,每户最多不超过525平方米。现有住房面积大于安置房面积的,安置面积不足525平方米部分,框架结构每平方米补1350元、混合结构每平方米补1100元;超过525平方米不足1000平方米部分,每平方米补800元,超出1000平方米以上的不予补偿。如果不要安置房,按人均85平方米房屋面积算,给予每平方米15000元现金补偿。外来居民房屋面积每平方米最多补800元,每户最多不超过525平方米。这样的补偿安置方案是很奇怪的,按这样算,那些家里房屋面积小但人口多的最划算,而房屋面积大、人口少的就不划算。我们外来居民则更惨,花一辈子的心血在这里盖了一栋楼房,结果最多只能补偿42万元。三亚周边的房价每平米均价在三万元以上,四十二万买一个厨房都不够。拆迁前,我们靠出租房屋,每个月还能固定收入1万多,拆迁后,我们不仅没有收入,结果也无家可归。两个儿子我们把房屋都给他们装修好了,结果拆迁通知下发后,女方直接就不给儿子结婚了!"陈明秀气愤地说,“我们没有办法接收这样的严重不合理的安置方案,居委会,拆迁办等就反复做工作要我们签字,他吓唬我们说签字还能给你们四十二万元补偿,不签字就是违建,后来城管局执法部门就真的以违建开始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开始进行强拆。

“在这其间城管局、棚改办居委会经常组织多个部门联合行动,动用恐吓、骚扰、截访、停水停电、软暴等各种手段强迫你搬离。更不耻的是,去年年初全国人民都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期,月川居委会也统一发放通行证出行,月川居委会唯独不发通行证给我们这片没有签字的这片区域住户,没有通行证没法出门通行,生活必须品也无法采购,导致日常生活极其困难,甚至吃了上顿没下顿,这做法何其恶劣。

a.png

b.png

图:陈明秀控告强拆行为。

2020128日三亚市综合执法局吉阳分局和棚改办,月川居委会联合组织大批不明身份人员,没有任何合法强拆手续。趁我们一家人都去上班,突击非法强拆。我们没有签订补偿安置协议,还在走法律程序中。在三亚市城郊法院递交了停止强拆申请书。蔡智勇法官当庭告知,三亚市综合执法局吉阳分局的开庭代表,案件没有终结不能强拆其房子,现案件还在审理中!还有我们对三亚市吉阳区做出的月川棚改安置补偿严重不合理已诉到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630日已经做出判决,判决海南省人民政府行政不作为成立,限海南省人民政府三十天内对《棚改安置方案》依法作出裁决。

判1.jpg

判2.jpg图: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及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部分截图)

“海南省人民政府不服,上诉到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省高级法院20201127日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但半年过去了,我们民告官尽管胜诉了,海南省人民政府却无视省高级法院的判决,省政府至今不给我们按照法院判决依法做出《棚改安置方案》的行政决定。”

据了解,月川村有百分之六七十的村民楼房面积在1000平方米以上,其中还有很多楼房面积有二三千平方米,甚至上万平方米的,大量的村民房屋面积出现了"不予补偿"的问题。

(二) 判决:确认行政强制拆除行为违法

  "因为这个补偿方案根本没有办法让人接受,所以居委会、拆迁办等反复做工作,要我们签字。如果不签字,他们就吓唬我们,说签字还能给你们补偿,不签字就是违建。"调查中,多位村民拿出判决书说,"后来城管执法部门真的以'违建'开始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进行强拆了。"

  "月川村的楼房面积都比较大,基本都建设完成于2008年之前,而省政府是从2009年开始出台文件限制房屋占地面积和层数,这也是525平方米面积限制的来源。但是2009年之前已经建好的房子不应该受这个限制啊,在拆迁时这些超过525平方米的房子也应该给予合理的补偿。再说,国家城乡规划法是在2008年出台的,在2008年之前的自建房根本谈不上违规建筑,并且根本没人管,有几个报建的?"村民认为,"如果说我们是为了这次棚改补偿而抢建房屋,那按照违建拆除我们二话不说,但关键我们不是啊。"

  "每家每户盖房不是小事情,也不可能一夜之间完成。开始是引人、鼓励来此定居,几十年间陆续盖起了房舍,村镇以上的相关部门顺其自然,放手不管,这么大规模的建房竟然没人说不行。然而现在发展了,以棚改之名投建,却说大家盖房时没有报建手续,不配合拆迁签字就按违法建筑处理,即使签了字,一栋楼房也只能补偿一部分钱。"村民反映说。

"他们强拆我家楼房时,黑压压一群人,还有机械拆除设备,让人见了胆战心惊。如果发生过激行为,后果真不堪设想。"一位二十多年前到月川村定居的妇女说,"我家三层楼房,但只能按外来户的标准补偿42万元,因未达成补偿协议,他们便说是违建要强拆。"

采访中,多数村民表示了上述担忧。

2018年,月川村的任玉杰女士以行政诉讼原告的身份,要求确认被告吉阳区城市管理局破坏房屋行为违法,案件在三亚市城郊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经审理,法院认为,被告在拆除案外人房屋(与原告相邻)过程中,为避免造成人员伤亡,通知原告及家人撤离时,未经原告同意,强制拆除、强踹原告房门,造成原告财产损失,显然没有法律依据。同时,强制拆除、强踹原告房门,被告未对原告作出行政决定,未告知原告享有的权利义务及救济途径,被诉行政行为已然程序违法。法院另查明,在本案诉讼过程中,吉阳区城市管理局于20181025日对原告任女士家的房屋(月川社区网格编号为12-34号)实施了全部拆除。

  20181212日,法院作出判决,确认吉阳区城市管理局2018111日作出的强制拆除、强踹原告房门的行政行为违法。吉阳区城市管理局提起上诉,后被驳回,维持原判。

任玉杰强拆现场.jpg

图:任玉杰房屋被强拆现场。(任玉杰提供)

"我也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来这月川村定居的,同样被划入外来户,房屋也被定为违建。他们在先期拆除相邻罗某某家的房屋时,行为十分粗暴,没履行手续,就对我家的财产实施侵害。好在我家楼房有监控,才有证据呈交了法院。"任玉杰女士表示,她最后拿到了损害赔偿。

c.png

图:蔡关保老人被拆迁的房屋。

70多岁的老人蔡关保由于没有与棚改办达成拆迁补偿协议,与生病是植物人的老伴一直坚守在自己家三层小楼的住房内,就在记者采访期间,蔡关保家的房屋被月川棚改办强制拆除,其爱人被月川棚改办人员强制拉走,目前不知去向,家人着急万分,去当地派出所报案,不予立案。

 (三) 棚改骗补乱象惊人 多次举报至今杳无音讯

   当地媒体曾报道,因为月川村棚改是按户补偿,所以村民纷纷效仿村干部搞起了"分户"的做法。那时,月川村突然出现了假离婚的"风潮",村民在民政局排着长队,想通过"分户"来获取更多补偿款,甚至有七八十岁的老两口也跟风去离婚"分户"。加上村干部又内部规定"22周岁以上的男性村民和20周岁以上的女性村民可以独立立户""分户风"愈演愈烈。

  "村支书也办了离婚。"几位村民拿着视频资料和补偿名细表介绍,"月川村不但公开用假离婚的形式'分户'搞补偿,而且私下里还以房屋为'共建'之名,花钱买'人头顶户',骗取巨额棚改补偿金。"

1.png

2.png

图:王芳、黎庭柳、麦宏兰、林桐、唐秀欣、王亚弟、林老姑等人被同一个手机"13876599111"的人领取,卫星定位显示16-4816-49的房屋主人均为:李娇,领取21单安置补偿款共计4340多万元。(部分截图)

3.png

图:林青网格号为:9-102.

4.png

图:"18189761619"手机号的人凭一个9-102网格号领了5单补偿款720多万元。卫星定位显示该网格号主人为:林青。

  记者从村民提供的一份《月川棚户区改造项目原籍村民签约情况统计表》(编制单位:月川棚户区改造项目办公室;编制时间:20161220日)中看到,其中有21单不同序号、不同人(户)名、不同网格号(即卫星拍摄的房屋位置)的安置补偿款共计4340多万元,被同一个手机号为"13876599111"的人领取。另外有一个手机号为"18189761619"的人,领取了5单同一网格号但为5个不同人(户)名、不同序号的安置补偿款共计720多万元。

  "我们在月川村都居住了二三十年,大家都知道,同一个手机号领取21单安置补偿款共计4340多万元的是一位妇女,名叫李娇,卫星定位也证明她是房屋的户主,她是原村支部书记林世耀的老婆,得知棚改后办了'离婚'。而另一个领取了5单共计720多万元安置补偿款的男人叫林青,他是乐东县人。"多位村民如是说。

  村民介绍:"棚改按户补偿,造成家中原有大面积住房的村民拿不到补偿,他们就通过各种方法,花钱去''其他人,以该房屋是几方投资'共建'的名义,进行分户、分面积报补偿。这种被雇来顶户的,有外地人,也有本村村民,既有七八十岁的老人,更有吃低保的贫困户。等领到几十万、数百万元补偿款后,房主就会支付给顶户人报酬。刚开始,每雇一个人顶户给20万元回报,到后来涨到40多万元。于是,那些被雇来顶户的人就成了'香饽饽''抢手货'。像这种同一人领了20多单补偿的,就是家中房屋面积大、请了20多人来顶户的结果。"

5.png

图:简少勇、黄少霞、陈传珍、林青全等近20人在月川村根本就没有房屋(网格号),竟然也领取了3554多万元补偿款。(部分截图)

  "更有甚者,有近20人在月川村根本没有网格号(房屋),却也上报面积,分别领取了100万元至300多万元的补偿款(加上腾空奖励8万及困难补助25000元),共计3554多万元。"村民说,"《月川棚户区改造项目原籍村民签约情况统计表》是我们为了要了解补偿情况,而从棚改办处拷贝得到的。这只是1000多户的名单,还有近3000户后来棚改办知道后,我们无法拷贝,所以这只是冰山一角,真得令人触目惊心。我们发现上述情况后,就向区市政府部门举报反映,并且提供了这些名单材料,但至今未有人来对此核实追查。"

(四)是为民谋利?还是与民争利?

  月川棚改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多的混乱问题,这明明是一件为民谋福利的事情,却为什么遭到许多村民的抵触?无论是棚改拆迁安置补偿方案的合理性,还是村干部及部分村民的涉嫌骗补行为,抑或行政行为的粗野与违法,都足以让人深思。村民多年来的举报反映,缘何至今得不到有关部门及领导的重视和清查?月川村村民认为,有关部门应该立刻介入调查,给全体守法村民(包括外来的)一个明确的调查反馈结果。

  在棚户区改造前,月川村共计1950多户、4900多人。据村民反映,现月川村多出顶户二千多人,有一半多的人都领钱走了。村民说,月川村已丈量约70%,尚有约30%未丈量,未来可能还会冒出更多问题来。

  "我们不想造假,我们不想顶户,因为我们知道,这是诈骗,这是犯罪!"举报反映的村民期待相关部门的介入,"我们不要求享受月川村本籍村民的同等补偿待遇,但上级有关部门对于我们长期定居的外来户的实际情况和问题,应该尽快予以答复调解,给予合理的补偿。"

  "我们希望祖祖辈辈生活的这个城市越来越好,我们支持中央的定位,服从当地政府的领导,愿意为了三亚的发展以及海南岛的建设让出家园,但是我们的政府能够负责任的看待历史,真实关心我们这群社会底层居民的生存权利,不要让我们这些在此也建设了三亚几十年的外来定居户,因此而再受颠簸和纷难。"不少月川村村民表达了这样的意愿。

   记者于2021520日在三亚吉阳区和月川区采访时,吉阳区委宣传部负责接待记者的一位谢姓女同志在了解了记者的采访事项后,称拆迁补偿一事由三亚市政府负责,关于村民反映的月川棚改涉嫌骗补相关事项,让记者等电话联系给予回复。本文截稿时,记者没有接到当地宣传部门针对此事的任何反馈意见。

   当地媒体报道,20201112 海南省委书记沈晓明(时任海南省长)在三亚调研棚改工作时强调,要牢牢把握棚改的民生定位,把改善老百姓居住条件作为基本目的和根本目标,将老百姓的获得感和幸福感作为棚改项目成不成功、好不好的评判标准。

e.png

    20173 12 日上午,三亚吉阳区召开棚改项目推进会。吉阳区委书记陈跃说(见上图),棚改是改善人民生活的民生工程,提升城市形象的亮点工程,促进经济增长的动力工程。推进棚改的目的就是促进“双修”工作,改善居民的生活条件.笔者无语,月川棚改违规强拆及上演的一连串惊人的“骗补”乱象,群众反映强烈,至今未得到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而且还有欲演欲烈之势, 这样的改善民生,让人情何以堪?

    伴随着轰隆隆房子倒塌的声音,在表面上,房子是拆掉了,可是,看不见的是民心的失望。一个老百姓,毕一生之功,举全家之力,燕子衔泥一般撑起一个家,是多么不容易啊,他们没有国家提供的福利,他们没有退休的保障,一切都靠自己去拼搏,用尽了全力,才过上了平凡的生活。地方政府不但没有善待他们,反而是“与民争利”,地方政府理应是规章制度的制定者,理应是法律法规的遵守者,更应是黎民百姓的守护者,可惜,爱民如子的地方政府却伤透了老百姓心。

     自从“强拆”这个词出现之日起,便如台风过境一般摧枯拉朽,所到之处便是干群关系紧张之地,安徽“拆迁狂人”方西屏、辽宁“谷大扒”谷春立、郑州“一指没”书记吴天君、南京“推土机市长”季建业、云南“拆迁大佐”沈培平,无一不是在拆迁的“肥差”中迷失自我。把老百姓当成可以肆意霸凌的对象,到头来,晚节不保,锒铛入狱。老百姓是欢天喜地,敲锣鼓放鞭炮,公道自在人心啊。笔者在此希望,三亚市政府相关主管部门三思而后行,坚守习总书记提出一切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妥善处理此次事件。

    棚户区改造项目是国家的一项民心工程,旨在改善居民居住环境,体现以人为本。而本身收入和居住条件尚可的月川居委会居民,在此次棚改项目中却损失惨重,生活质量大大下降。由棚改引发的一系列涉嫌“骗补”现象,更加严重影响了当地社会稳定,面对广大村民的质疑,当地相关主管部门应积极回应民众关切。对此我们予以继续关注!


发表评论:

游客 2021-07-25 21:14:43

当今社会低层百姓真的无奈啊! 回复

游客 2021-07-23 13:19:07

没房都能拿高额补偿款,住了快二十年的房遭非法强拆!法理何在?天理何在? 回复

游客 2021-07-23 13:15:43

回复

游客 2021-07-23 13:00:30

权大于法,滥用职权底层的百姓何去何从!!! 回复

游客 2021-06-25 07:42:36

政府部门都不管 回复

特区政府:不再与新加坡进一步探讨双边「航空旅遊气泡」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政府备案| 战略合作| 免责条款| 法律顾问| 广告服务| 招聘信息|

版权所有:今日监督网